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魅魔姐妹的榨精地狱】(07)【作者:a1730458732】
【魅魔姐妹的榨精地狱】(07)【作者:a1730458732】
字数:68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这就是最后一个牢房了呢~ 」

  洛洛看着手中的钥匙,笑容渐渐爬上了俏脸——她正在考虑如何玩弄最后一个猎物。

  「还有三天……嗯~ 是不是吃太快了……?」

  洛璃摸着光滑的小腹,像是担心自己变胖一样。

  尼娜没有说话,歪着脑袋思考着以后怎么让自己的老公舒服。

  洛洛打开牢门,一声噬魂入骨的娇喘直接从里面传了出来。

  里面有一个全身血红色的魅魔,正坐在一个年轻人身上挺动着自己的丰臀榨取年轻人的精华,而年轻人却没有累的样子,配合着魅魔的动作摆动自己的腰。
  然后魅魔高潮了。

  三人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古怪了起来,说真的,到现在为止,三个人还没有真正的高潮过。

  魅魔摊在年轻人怀里,和年轻人轻声说着什么,还时不时地娇笑两声。
  洛洛和洛璃不敢动,尼娜看两个姐姐没动也不敢动。

  洛洛认出了那个魅魔。

  一夜之间把人类进军魔域的十万大军里总计一千六百个军官全部榨成人干抓走,人类大军只能以撤军为筹码换回军官。更夸张的是,后来魔域的最高领袖想直接以契约的方式娶了这个魅魔,结果,整个魔域最厉害的魔王,让人类头疼好几百年的魔王,不到十分钟就被这个魅魔榨死了。

  人类也知道魅魔的厉害,所以军官里将近一半是女军官……但是没用。
  按魅魔女王的话说,就是「脑子里只有打仗,亲一下嘴就高潮了的处女」。
  魔王也确实厉害,但他签订的契约是这个魅魔不能主动杀死他……她签订契约时,面无表情,甚至还想笑,然后魔王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黛妮,这个魅魔的名字。

  那个在她印象中,对男性残暴不堪,认为男性只是食物的黛妮,竟然正缩在一个小青年的怀里露出恋爱少女一样的傻笑。

  和练习性技想着自家天使哥哥的尼娜一模一样。

  黛妮也注意到了闯进来的几个年轻的魅魔,就这么插着肉棒转了过来靠在爱人的怀里看向了几个后辈,「一个月就把一千多人吃的干干净净,你们也有些本事嘛~ 」

  洛洛和洛璃因为激动整个俏脸都是通红,「那……那个!黛妮姐姐!可……可不可以给我……签个名什么的……」

  黛妮可是洛洛从小就崇拜的对象,十分钟之内榨死魔王什么的光是听起来就让她这种新一代的魅魔兴奋的睡不了觉。

  黛妮看着两个一脸兴奋的少女,笑了笑,起身把肉棒拔了出来,亲了口青年,「乖,待会儿在继续~ 」

  黛妮缓缓地走到了洛洛身前,看着这个无比崇拜自己的后辈,一瞬间就膨胀了起来。

  黛妮直接吻上洛洛,舌头粗暴地侵犯着洛洛,洛洛的舌技非常优秀,但……眼前的前辈丝毫不给她面子,涎夜胶着的水泽声从两人嘴间传出,画面充满了百合的气息。

  良久,洛洛全身抽搐,瘫软地坐在了地上,满脸潮红的样子和前些日子残忍的女王看起来根本不是一个人。

  接着洛璃被黛妮从后面袭胸了。

  黛妮套着血色的皮手套,直接伸进洛璃皮衣下面揉搓着洛璃的乳房。

  柔软的乳房在黛妮的揉搓下变成各种形状,皮衣很清楚地勾勒出正在作案的犯罪现场。

  洛璃就像是被强奸的小女孩一样只能无助地咿呀咿呀叫着,如同小动物求助般的娇喘让一旁的尼娜心里发怵。

  然后洛璃和洛洛一个结局。

  当黛妮看向尼娜后,眼神就不一样了。

  尼娜全身雪白代表着什么她太清楚了。

  黛妮扭头对着青年下了逐客令,「亲爱的,你先回避一下,接下来是女生恋爱话题时间~ 」

  青年耸了耸肩,捡起洛洛旁边的钥匙打开牢门走了出去。

  Ps小剧场:克洛伊抱着刚完成清剿任务的拉薇,看起来很兴奋,「怎样怎样姐姐~ 只要稍微~ 挑逗一下那些男人就会忍不住过来上你吧~ 这次也是因为这
样顺利很多吧~ 」

  拉薇满脸通红地发毛了,「我再也不要这样了!」

  我们的血天使小姐在进食冲动后仍然对和陌生人做爱有羞耻感。

  被自己的爱人赶出来后,青年百无聊赖地走在空荡荡的监狱里。

  虽然听黛妮说过魅魔吃东西向来都是吃干抹净,但……目前自己走过的牢房里只有几片碎衣,连血迹啊别的什么东西都没看见。

  ……厉害了。

  青年回到了自己的牢房前,盘腿坐在门边开始回想自己和黛妮相遇的过程。
  他的牢房在最后一个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所有狱卒都知道,最后一个牢房只会放进犯人。

  最后一个牢房只有三个普通牢房那么大,但关在这儿的都是狱卒不想碰的人。
  一个恶魔术士,一个黑暗萨满,加上一个奇怪的吸血鬼,相信我,这个配置放在帝国首都的话三小时内首都就会变成恶魔横行,僵尸遍野,甚至整个广场都会变成血池,不要让我看见这三个任何一个人见到彼此!

  这是监狱长对负责这里的狱卒的警告。

  然后当天晚上一脸痴呆的狱卒就带着术士和萨满进来了。

  总之就是这俩货想搞个大新闻,想召唤一个大恶魔屠了这个地下监狱。他们以为青年会帮他们。

  当然正常情况下吸血鬼一定会在所不辞,但……青年来到这里只是为了体验牢狱生活而已。

  他算起来已经二百多岁了。

  正在听从父亲的要求环游世界,体验各种各样的事。

  青年拒绝了二人后,两个人直接脱掉了衣服露出了身上密密麻麻的召唤纹。然后在青年「卧槽还有这种操作」的眼神下两人嚷着「可恶的吸血鬼竟然拒绝魔王的盛宴,下地狱吧!」各自发起了以自己为祭品的召唤。

  萨满直接召唤出来个炎魔,但是还没来得及吼出声就被青年一个血刃给抹了脖子,炎魔哀嚎一声化为灰烬。

  青年之所以被叫做奇怪的吸血鬼,是因为他们德兰丝家族各个都强的一笔,各种方面。

  尤其是血魔法和自我恢复的速度。

  简直违背质量守恒定律。

  而另一个术士召唤出来的,就是黛妮了。

  维克·德兰丝到现在还记得那个仿佛可以让众生膜拜的女王气质。

  现在回忆起来,真是段艰苦的时光啊。

  「你将成为我统治人类的第一个垫脚石,感到荣幸吧,吸血鬼~ 」

  话音刚落,维克就被黛妮推倒了,没反抗是因为他爸爸和他说过,不要打女人。

  ……当然,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当时是196岁,是个处男,看见性感美艳的黛妮直接鸡儿梆硬了。

  黛妮扑倒维克后就像平常进食的一样直接把维克的肉棒纳入自己的肉穴里。
  但原本黛妮所想的三秒榨干并没有出现,这让一向可以三秒解决猎物的黛妮性奋了起来。来了性质的黛妮疯狂地榨取着维克的精华,可是接下来的一小时维克射了不下几十次,却丝毫不见疲惫。

  黛妮一边摆动自己的腰肢一边问到,「你真的是普通的吸血鬼吗~ ?就算是魔王也没有在我的肉穴里挺过十分钟……」

  维克笑了笑,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叫维克·德兰丝,是个……稍微奇怪的吸血鬼……虽然我不吸血也能正常生活就是了。」

  黛妮继续用自己的肉穴去吞食肉棒,「那也不是你比魔王还强的理由吧~ 像你这么强的雄性,只要我把你吃掉,那我差不多可以直接和教皇开战了~ 」
  说着黛妮加快了蜂腰的摆动,浑圆的丰臀一下一下砸在维克的胯上,发出了啪啪的声音。

  维克看着拼命榨取他的黛妮,突然翻身把正在享受的黛妮压在身下。

  黛妮没有惊慌,反而伸出两条套着深邃黑丝的美腿夹住了维克的腰,一双手捧着维克的脸,张开粉嫩的唇向着维克吐出了自己可爱的舌头。

  「来吧~ 小哥~ 当年最强的魔王就是这样被我连灵魂都榨干净的~ 」
  维克受不了刺激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黛妮竟然舒服地娇喘了起来,维克用嘴把黛妮可爱的娇喘声吞掉了,并且伸出舌头去舔吸黛妮嫩滑的香舌。

  良久,黛妮的呼吸开始紊乱了,这么持久且狂风骤雨般的性爱她第一次体会到,她开始期待,就连吞食魔王所有的那一刻她也只是有点感觉,这次,是不是可以体会高潮呢?

  维克感到非常爽,黛妮的肉穴是只为榨汁而生的魔器,刚开始单纯地刺激他挑逗他的腔肉现在正在迎合他的动作,让肉棒受到的刺激更加强烈。

  黛妮的身体越来越热,娇喘也越来越急促起来。维克也差不多,他感受到了怀里娇躯上传来的温度后发现自己变得饥渴了。

  维克把头伸向黛妮白皙透着粉红的脖子,舔起了上面的催人淫欲的汗水。
  然后一口咬在了上面。突如其来的刺激成为了压塌骆驼的最后一根羽毛,黛妮全身抽搐了起来,一声可爱且噬魂酥骨的娇喘从黛妮口中传出来。

  黛妮全身软乎乎的,她第一次体会到高潮。

  维克翻过身来,让黛妮躺在自己身上,轻轻地搂住了虚弱的女王。

  高潮后的魅魔,是最柔弱的。

  维克的怀抱让黛妮颤抖了一下,之后温暖的感觉让黛妮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自己,从来都是一个人。

  吃掉猎物后,自己只能思考着下一个目标,进行下一场进食,还有防备想杀掉她的其他恶魔。在没有秩序的地狱,任何恶魔都想占有她,和她交配,但自从她吃掉魔王后,没人敢有这种想法了。取而代之的,是给她的贡品里下毒。
  得不到的,就要毁掉。

  她吃掉了所有奉承过她的恶魔,也杀掉了很多对她毫不掩饰地流出恶意的恶魔。

  整天都是这样的生活。

  她知道了有魅魔嫁给了人类后,也幻想过自己的未来。

  一个,她吃不掉的男人。

  她觉得世上没有这种男人。

  但现在,就有一个这样的男人,正在抱着她,让她感到温暖。

  良久,黛妮突然抽身脱离了维克的拥抱,也让肉棒脱离了肉穴。黛妮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胯下一脸茫然的维克,「吸血鬼,不要以为让我高潮一次我就会任你摆布,我一定会把你榨干净后吃掉的~ 」

  维克也只是笑了笑,摆出任君采摘的样子,「请,魅魔大人。」

  黛妮愣了一下,笑了一声后,站了起来,用套着黑丝的脚趾踩在了龟头上,轻柔地按压着,「那,我就不客气了~ 」

  黛妮坐在床上,维克坐在床下。

  黛妮的两条修长性感的美腿架在维克的肩膀上,两只引人犯罪的黑丝嫩足轻轻地玩弄着维克肿胀的肉棒。

  维克侧过头,闻着黛妮腿上的香气,两只手在黛妮的大腿上游走着。

  套着黑丝的小脚一只用脚趾弯曲勾住了龟头,另一只用脚掌地在龟头尖端摩擦着。电流一样的快感让维克直接射了出来,浓稠的精华下一刻就被两只柔嫩的黑丝小脚吃的一干二净。

  然后黛妮一只脚踩着肉棒的站了起来,转身笑着用自己的肉穴去堵住了维克的嘴。

  「好好尝尝吧~ 我的爱液可是所有魅魔中最有味道的~ 」

  浓郁的甜味从味蕾上绽开,接着源源不断的玫瑰香充斥着口鼻。

  维克觉得眼前的女人好美,想拥有她,给她拥抱,照顾她,让她开心,让她……性福。

  维克想到这儿后把舌头伸进了肉穴里,正在灌输爱液的黛妮突然被刺激,更多的爱液这样倾泻而出,顺着维克的脖子往下流淌。

  黛妮抬起翘臀,似是哀怨地瞪了眼维克,然后双手抱住维克的脑袋,缓缓地坐在了肉棒上。

  肉穴被肉棒挤开了一点,刚好把龟头吞下,「叫我女王大人~ 要不我现在就挤烂你的龟头~ 」

  魅魔的恶趣味让她开始挑衅起男伴起来,而维克听后也没说什么,一口咬在黛妮的乳房上,让黛妮失去力气坐了下去。

  良久,维克轻轻地舔着黛妮的耳垂,「你的血真好喝,有股香味。」

  黛妮虚弱地缩在维克怀里,连反驳都做不到。她讨厌虚弱的感觉,因为这样就会被你最看不起的人随便摆布。

  但……这样也不坏。

  黛妮勾起嘴角这样想着。

  回忆完的维克打了个哈欠,当初可是又哄又抱地和黛妮做了将近三个月才把这个心高气傲的魅魔拿下,当她整个人都变成血红色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拿下了魅魔女王,回去后可以猛吹一段时间了。

  随着拉薇把圣子吃的一干二净后,教会方面也迅速反应了过来,把青年和维拉尔直接抓了起来。

  教会打算找个背锅的,毕竟拉薇圣女的身份摆在那儿,她怎么样都无所谓,只要「活着」的话教会就能说,「我们还有圣女,她将引导我们走向光明的未来!」
  然后维拉尔夫妻俩就在被光明殿堂里接受「审判」的时候拉薇拉风地降临了。
  血红色的羽翼绽放开来,血色之羽在殿堂内飘荡着,深邃的黑色连衣裙和猩红的眼眸向众人诉说着来者的身份,美丽的脸蛋上只有冷漠二字。

  圣典里记载的血天使降临的标准场面。

  「我家拉薇最可爱啦~ !」

  维拉尔满脸俏红地跳起来整个人挂在了拉薇身上去蹭拉薇的脸蛋。

  气氛全他妈毁了。

  青年扶额如此想到。

  血天使对教会意味着什么?

  教会如此漫长的历史中,血天使一共降临过四次,每次都解决了一大堆当时罪大恶极和杀人无数的人。

  定罪裁决审判一气呵成,是光明神手下的豪杰。

  他们对于罪恶这个概念非常敏感,这让他们可以准确地给目标定上合理的罪名;他们是光明神特赦的执行单位,所以裁决具有一票执行权;他们作为光明神手下审判天使中的一员,理所当然会以最合理恰当的方式审判目标。

  血天使出现的时候有几个主教慌了,但看着对挂在自己身上的吸血鬼毫无办法时,又神奇地冷静了下来,然后神速的推出了吸血鬼和圣女之间的关系。
  「圣女阁下,你是光明神的宠儿,你不应当和肮脏的吸血鬼混在一……」
  「哇,这话轮不到你说吧?下令把重疫村烧掉的黑心主教可没资格说我们肮脏啊。」

  青年打断主教的发言,「那个村子如果有一个红衣主教释放大净化术就可以让他们撑到找到治疗方法的吧?可惜您看起来是个不愿贡献自己的人,宁肯烧死可以活下来的三千个病人也不愿意支付虚弱一年的代价,您这种人是怎么当上红衣主教的?不要以路途遥远为借口,据我所知光是教会展览馆里的定位传送卷轴就有二十多种,看来三千人命在你看来很不值钱啊。光明神真是瞎了,会选中你这种人。」

  被揭了老底的红衣主教满脸通红,刚想大声斥责这个辱骂光明神的吸血鬼,拉薇开口打断了他,「光明神大人只是在忙别的世界的事情,没空看这里罢了。」
  拉薇缓缓落地,目光扫过四个红衣主教,说出了他们的名字,「查理·罗,齐卡·格其,胡亚·纳尔逊,还有博特拉·肯,你们四个是大天使长钦定的红衣主教,你们在这段时间所做的事大天使长都看在眼里,他说了,你们可以向他提一个要求。」

  被点名的主教向血天使行了个礼,血天使也点头致意。

  然后拉薇看向另外三个没被点名的红衣主教,眼神冰冷了起来,「至于你们三个,之前是因为人手不够没人看着你们,现在光明神发话了,」

  说道这儿,拉薇露出了邪魅的微笑,「怎么死我说了算~ 」

  还没等三人反应过来,拉薇摆正脸色,说出了三人各自的罪名,「康塔·艾什,你作为红衣主教,却觊觎王权,向王都的各个行政部门施压行贿,更是怂恿二王子对他的亲兄弟下狠手。虽然那个三兄弟都不是好东西,但他们都有各自的优点可以让这个国家繁荣下去,你用你的贪婪毁掉了一个国家的未来。以我血天使拉薇·卡洛斯之名,判你贪婪罪!裁决,绞刑!即刻开始审判!」

  话音刚落,康塔主教的脖子就被一条闪着金色光辉的绳子套住了。

  「贪婪是原罪,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避免。但你顺从了你恶心的念想。」
  绳子猛地往上提,主教还没来的级吱声,嘎吱一声去见了光明神。

  血天使把目光移至剩余两个瑟瑟发抖的红衣主教,「塔罗·威,你坐在红衣主教的位置上只知道享受权利和利益,任何给予你的任务和责任你都敷衍了事,就像梅奥哥说的一样,我很怀疑教皇选你是因为什么不光彩的事。你的懒惰和胆小让三千个没有放弃希望的病人死于烈火之中,你却丝毫没有悔改之意,以我血天使拉薇·卡洛斯之名,判你懒惰罪!裁决,火刑!即刻开始审判!」

  塔罗主教吓得坐在了地上,地上直接升起来的木柱和上面的绳子直接把他绑的严严实实,「体会体会村民的感受吧。他们尚存的希望是你打破的,你应该受到比他们还残忍的待遇。」

  熊熊烈火吞噬了塔罗主教的身体,凄惨的叫声让在场所有干过亏心事儿的人直冒冷汗。

  拉薇把目光锁定在最后一个主教身上,性奋地舔了舔嘴唇,「阿拉希·雅阁,真没想到他们连红衣主教都能催眠,这种让人提前爆发欲望的催眠术大天使长都差点没想起来,你真是摊上了不得了的大事呢~ 」

  阿拉希主教直接吓得不敢动,虽然没点他名的时候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他没想到眼前刚刚诞生的血天使知道这么多事情。

  突然,阿拉希主教身形暴涨,直接扑向了眼前的少女,然后……

  少女退一步躲过扑击,一个膝顶磕在了阿拉希主教的脑门上,接着迅速下蹲,侧身,铁山靠,阿拉希主教直接被顶飞了出去。

  拉薇深呼吸一口气,笑了起来,「天使长哥哥教的东西真管用~ 」

  接着拉薇踱着步来到整个身子弓成虾米一样的阿拉希主教,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阿拉希·雅阁,你拥有对女性的不满和憎恨我们很理解,我也因为这个之前很少与你接触。但你竟然自主接受极端组织的催眠,还成功地成为了最近奸杀案中最厉害的一个。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能控制自己的欲望,而野兽不能。以我拉薇·卡洛斯之名,判你淫欲罪,至于裁决嘛~ 」

  少女露出了期待已久的笑容,「既然你那么喜欢女人的身体,我就最后一次成全你好了。」

  说完血天使迅速把脸逼近阿拉希呆滞的脸前,「以你的生命为代价~ 」
  下一瞬间,血天使和阿拉希主教就消失在教会的殿堂上。

  「老婆,走了走了,拉薇去快活了。」梅奥拉着维拉尔要走,却被其中一个红衣主教拦住了。

  「维拉尔阁下,我们在审讯一桩抢劫杀人案的罪犯时有人把你供出来了。我想你应该可以给我们解释一下。」

  「关于那件事的话一会儿会有人来找你们谈的,虽然我妻子用了极端的方法但还算是解决了问题。」

  红衣主教听了梅奥的话后思考了一会,点头答应了,「好,我会等那个人的,不过必要时刻我会去找二位的。请理解。」

  梅奥听完后摆摆手,拉着维拉尔走了出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